Baidu
 
城阳律师
首页| 律师简介| 业务领域| 典型案例| 新闻动态| 法律法规| 法院裁判| 联系律师

典型案例 - 城阳律师|城阳律师事务所|劳动人事律师
高速公路未尽安全保障义务判例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青民五终字第28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市公路管理局莱西管理处。住所地:莱西市朝阳路1号。 

法定代表人李永山,该管理处处长。

委托代理人史汝意,山东恒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周英,女,1963年7月12日生,汉族,农村居民,住平度市灰埠镇界山潘家村233号,身份证号:37022219630712114X。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宋占海,男,1965年2月15日生,汉族,农村居民,住平度市灰埠镇界山潘家村233号。

委托代理人周英,女,1963年7月12日生,汉族,农村居民住平度市灰埠镇界山潘家村233号。(系宋占海之妻)

上诉人青岛市公路管理局莱西管理处因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平度市人民法院(2011)平民一初字第3281号民事判决,于2011年12月16日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年12月28日受理。本案受理后,依法由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五庭审判员于瑞军担任审判长,审判员李丽担任本案主审,审判员常兵参加评议,共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青岛市公路管理局莱西管理处的委托代理人史汝意、被上诉人周英(同时作为被上诉人宋占海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宋占海、周英在一审中诉称: 2010年7月30日19时40分,原告之子宋震在荣乌高速公路上行线257KM+900M处,被车撞伤致死。经公安交通部门认定,原告之子负主要责任,肇事车负次要责任。经平度市人民法院判决,原告损失共计464 610.8元,肇事方及保险公司赔偿后,仍有212 766.48的损失没有得到赔偿。原告认为,原告之子的死亡是被告没有尽到管理职责,致使所管的高速公路两侧的防护网破损严重,没有及时修复,使周边村民随意进出,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对肇事的发生负有过错。为此,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具状法院,请依法判决被告立即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 85 106.59元及精神损失费47 000元,共计132 106.59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青岛市公路管理局莱西管理处在一审中辩称:原告之子宋震在明知高速公路危险、不得进入的情况下违法进入高速公路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被撞伤致死的后果,责任完全与其自己及作为监护人的原告承担。理由如下:1、受害人进入高速公路的行为违反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是违法行为。即使防护网有破损也不得进入。2、受害人系满15周岁的中学生已接受交通安全教育,应当知道高速公路行人不得进入和高速公路危险,在明知的情况下故意进入,责任应自负。3受害人违法进入高速公路的行为不属于被告的管理和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不能随意无限扩大理解作为善意管理人的管理和保障义务。4、原告以防护网破损为由,推断受害人从防护网的破损处进入高速公路而受到伤害,这种推断不是唯一的结论,尚存在从高速公路入口处进入及翻越防护网进入的情况存在。晚上拿手电进入高速公路行为目的存在不合法性。5、从防护网的高度及强度来看并不对行人的强行进入起防止作用。只是起到一种警示作用。本案受害人不顾警示强行进入,防护网对其来说不起任何作用,至于防护网是否有破损与本案的发生没有直接因果关系。6、原告作为受害人的监护人,对受害人没有尽到监护义务导致本案的发生,应和受害人一起共同承担本案的完全责任。综上,本案受害人因其违法强行进入高速公路的行为导致本案结果的发生,应和其监护人承担本案的完全责任。被告不存在管理上的瑕疵,对违法强行进入高速公路的受害人没有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请法院依法驳回两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和认定的事实:2010年7月30日19时40分许,原告之子宋震横过荣乌高速公路平度段257KM+900M时,被陈东驾驶鲁EE1590号轿车撞伤抢救无效死亡 。公安交警部门责任认定,宋震负主要责任,陈东负次要责任。原告共计损失   464 610.8元。经本院判决,保险公司及陈东共赔偿原告       251 844.32元。原告自己承担的212 766.48元损失没有得到赔偿。还查明,荣乌高速公路平度段257KM+900m路段由被告管理,该高速公路周边的防护网多处破损,长时间未得到修复。事故发生前原告之子宋震手持手电筒捡拾蝉猴从高速公路南侧防护网破损处进入高速公路。庭审中,原告提供证人傅玉岗出庭作证,证实宋震出事前从高速公路防护网钻入进入高速公路。被告提出异议:认为不能证明宋震从破损的防护网进入高速公路,称有可能翻越防护网进入。但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另查明,原告之子宋震自2007年8月至2010年7月在平度市同和街道办事处朝阳中学(寄宿制学校)就读,学习期间一直住宿在校。2010年7月27日,被山东药品职业学院录取,尚未办理户口迁出手续。上述事实,有庭审笔录、原告提供的(2010)平民三初字第819号民事判决书、证人证言、照片八张在案,经质证相互佐证,足以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高速公路设置隔离防护网实行封闭是为了防止行人、非机动车、牲畜等进入,高速公路的管理人负责对隔离网进行维护,应及时进行巡查,发现隔离网破损应及时修复,保障隔离防护网的防护功能。本案中,荣乌高速公路平度段257KM+900m路段由被告管理,该高速公路周边的隔离防护网多处破损,长时间未得到修复。使原告之子宋震轻易从隔离防护网破损处进入横穿公路被轿车撞伤抢救无效死亡。属于多种无意思联络间接结合的原因导致了损害结果的发生,各方应按过错程度的大小和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肇事车主已在另案中承担了应承担的赔偿责任。由于被告疏于管理,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原告之子宋震从隔离防护网破损处轻易进入高速公路,被车撞伤抢救无效死亡,被告存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原告之子宋震系中学已毕业未成年学生,忽视对高速公路行人不得进入的规定,从隔离防护网破损处进入横穿高速公路,造成被车撞伤抢救无效死亡的后果。同时,原告对未成年的儿子宋震监护不力,对事故的发生,应承担主要责任。所以,被告应承担原告经济损失的10%为宜。原告失去儿子宋震,虽其精神上遭受了极大的痛苦,但因原告及其儿子宋震负主要责任,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47 000元,数额过高,宜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 000元。被告辩称宋震不是唯一从隔离网破损处进入高速公路,没有提供证据。辩称管理上不存在瑕疵,与事实不符,故法院不予采信。综上,原告的请求,法院部分予以支持。超过部分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青岛市公路管理局莱西管理处赔偿原告周英、宋占海经济损失46 461元;二、宋占海精神损害抚慰金10 000元。以上一至二(项)合计56 461元,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之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 900元,邮寄费60元,合计2 960元。由原告周英、宋占海负担2 050元;由被告青岛市公路管理局莱西管理处负担910元。如不服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宣判后,原审被告青岛市公路管理局莱西管理处不服,具状上诉来院。

上诉人青岛市公路管理局莱西管理处上诉称:(一)本案上诉人无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审法院以上诉人未尽到管理义务为由判令上诉人承担10%的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1、上诉人的安全保障义务是依法保障合法进入高速公路的车辆和驾乘人员的安全,保障高速公路通畅。本案受害人进入高速公路的行为违反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上诉人对违法进入高速公路的人并无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2、本案受害人对自己的进入高速公路的行为负有过错,且被上诉人作为其监护人也未尽到监护职责,应由受害人与其监护人共同承担全部责任。3、高速公路的防护网只是起警示作用,对行人的强行进入不起必然的防止作用,故防护网的破损与本案的发生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4、一审中应当由被上诉人提供证据证实受害人就是从护栏网破损处而非其他地方进入高速公路的,不应将此举证责任分配给上诉人。而且,一审中被上诉人并未提供有效的证据证明受害人就是从破损处进人的。(二)原审判决计算赔偿数额的方法有误,应当先从总数额中减去交强险应赔偿的110 000元后,再由上诉人承担10%的责任。(三)精神损害赔偿适用于侵权纠纷案件中侵权人对受害人及其家属精神方面造成的损害而进行的赔偿,而本案是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不存在精神损害赔偿的问题。法院作出的(2010)平民三初字第819号民事判决书也未有精神损害赔偿项目,本案更不应当支持。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并判令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

被上诉人周英、宋占海口头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和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对于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本院作如下认定:

一、上诉人作为荣乌高速公路平度段257KM+900m路段的管理者,对高速公路防护网这一重要安全措施的多处破损长时间未予修复,未尽到管理职责。被上诉人之子从防护网破损处进入并在横穿公路时被轿车撞伤后抢救无效而死,上诉人应当与其他责任人根据过失大小或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对于上诉人主张的应由受害人与未尽到监护职责的被上诉人共同承担全部责任,本院不予认可。

二、高速公路本身存在着高度的危险,极易对人的生命和财物的安全构成威胁。作为高速公路的管理者,其安全保障义务的内容不应仅限于依法保障合法进入高速公路的车辆和驾乘人员的安全,也应包含采取必要而合理的安全措施,以防止行人或其他事物(如牲畜等)轻易进入,使同样受法律保护的合法权益面临极易受损的危险。故无论行人是否是违法进入高速公路,设置并及时维修高速公路的防护网都是上诉人应尽的安全保障义务的内容。因此,对于上诉人认为对违法进入高速公路的人并无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的主张,本院不予认可;原审法院认定的上诉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并无不当,本院亦予以确认。

三、上诉人作为高速公路的管理者,在本案中其免责事由即其已采取安全防护措施并尽到警示义务。本案一审中被上诉人已提供证人证言等证据证实受害人系从防护网破损处进入高速公路,上诉人称受害人有存在从其他地方进入高速公路的可能性,但其并未提供证据推翻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并证实自己的主张,故其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其称应由被上诉人对受害人不是从其他地方进入高速公路负证明义务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四、本案系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侵权情形,上诉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与其他侵权行为相互结合,形成不可分割的整体,所以在认定上诉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时,应从违法行为这一整体出发予以认定。上诉人之行为为损害后果的发生创造了条件,存在一定比例的原因力,按前述方法足以认定其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因此,对于上诉人主张的二者之间无直接因果关系,本院不予认可;对原审法院认定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本院予以支持。

五、面对受害人的死亡,被上诉人陷入巨大痛苦之中,生病住院,精神上遭受严重损害,作为本案的赔偿权利人有权利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属于侵害被上诉人之子人身权利的这一侵权行为之整体的构成部分,上诉人应当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并且,被上诉人不能在本诉终结后针对上诉人同一侵权事实另行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所以,对于上诉人认为不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认可。同时,由于受害人及被上诉人对损害后果的发生负有主要责任,原审法院酌情认定精神损害抚慰金10 000元较为适当,本院对此予以维持。

六、关于本案具体赔偿数额问题,本院认为,上诉人因未能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受害人进入高速公路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原审认定上诉人对被上诉人的经济损失承担10%的赔偿责任(46 461元),本院经审查认为计算方法上无误,予以维持。46 461元是在被上诉人所受经济损失总额(包含交强险赔付的110 000元)基础上按10%计算所得,不应先从总数额中减去交强险应赔偿的110 000元。因此,对上诉人的这一主张,本院不予认可。

综上,原审责任划分适当,认定的损失情况合理,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之上诉请求,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本院予以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 212元,由上诉人青岛市公路管理局莱西管理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于瑞军

代理审判员     李 丽                            

代理审判员     常 兵

                                

二O一二年三月一日

 

书  记  员   李    兵

书  记  员   姜 青 秀


 
版权所有 © 2014-2015 城阳律师-刘介名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城阳网站建设
地址: 青岛市城阳区正阳路269号民生城市广场B1座404室  咨询热线 :15192508238 邮箱: 729126698@qq.com
 
城阳律师事务所
手机:13280811094
客服: 律师客服
客服: 律师客服
客服: 律师客服
客服: 律师客服